三文鱼冰沙机

超没用少女,杂食动物,老司机。
微博@走马观荒年

这句话真是太……震撼了,让我瞬间有想写的欲望。
凌美的那支笔还没有泡,有时间泡了再写一次,太棒了!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疯

流苏良苑:

噗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

【原创|古风BG】青山渐远(短篇)By.走马观荒年


        三九的寒天,院儿里的石地结了层浅薄的白霜,月光泠泠撒上,好像同其融为一体,月色成霜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半昙花现,祁清山书房中的油灯却还在徐晃地摇曳,她伏案急书,只披一件华秀的狐皮裘,虽很是暖和,只是大抵因体质不好,身子还是在微微颤,青丝随意一挽,发尾散在纤腰处,也在轻轻晃悠。

       倏然屋外一阵寒风,多少透了些冷意进来,祁清山一个猛颤,手不稳,一大滴墨汁从狼毫笔尖上坠下,化在了宣纸,墨晕一团,很是刺眼。
 
       竟这样就起了火气,女子将笔一搁,竹笔杆碰白瓷,一声轻响,在寂静的深夜里倒是显得有些突兀。
   
     “湘子!”搁笔的女子高声唤起侍女的名字,声音却也在不止的抖,怀抱的暖炉与身披的大衣好似不起用。
   
     “小姐。”躺在外间小息的湘子迷糊的推门而入,只觉着书房内暖意融融,真不是自己那小间可比的,“您吩咐。”
   
     祁清山却好似身处冰窟,面色苍白,一字一句地缓慢道:“你先去给我屋子生火,暖了就伺候我就寝。”
  
      侍女一笑,道:“早已生了,屋里应比这儿还暖和呢。”
  
       “不错。”祁清山发白的指尖紧紧扣着怀中的暖炉,道,“接着去唤其他侍女,柳儿之类的,或者小厮,男人干这活儿更快,不过……又不细致……算了,你定夺,然后给我把书房里所有我写的字,画的画,还有我看的书,通通烧了。”
   
     祁清山一下话说太多,忍不住清咳几下,然这厢湘子或许方才还脑仁发涨,现在却是全醒了,一双杏眼瞪的极大,道:“小姐您这……这……”
   
       身子还在颤的女子却挥挥手,意思湘子不再说了,起身,紧了紧狐皮大衣,随后兀自要去推门。湘子没法,只好又跟上去伺候,心里思绪万千。
  
 
       两人缓走到闺房前,湘子心里还在疑惑,又想着要劝祁清山一番,不想倒是小姐先开了口:“告诉你个秘密。”
   
        湘子一愣,下意识去看祁清山,看女子苍白的脸在月光地照耀下,透出一丝沉闷的死气来,配上面上的笑,生出万般诡异来。
  
      “您……您讲。”湘子莫名开始结巴。
        祁清山没在意她的异样,笑着道:“我要嫁给王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湘子想了想,才忆起那个王公子应当是城中富商王齐的儿子王永才,生于富贵人家,却吃喝嫖赌样样精通,一点儿不学好,人亦好色,讨了五、六房老婆还嫌不够,前些日子竟腆着脸来向祁家二老提亲,被祁员外当即拒了,又被祁夫人狠狠羞辱了一顿,灰溜溜地跑了。
 
       祁清山那日没露面,她是深闺小姐,当然不会出去,只是听了母亲一番转述,亦是很讨厌这王永才,用文绉绉的词语骂了他几声。湘子那是在一旁伺候着,对小姐厌恶的表情记得很是清楚。

       于是湘子向祁清山眨眨眼,显出震惊而迷惑的神情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却并未解释,或者说,她解释了另一件事:“王公子觉着女子无才便是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面上挂笑,身子却在猛烈颤动,像狂风中一株弱草,无依无靠。

       湘子明白了小姐的意思,但见她表情,觉着这事她必是不愿,祁清山又不愿说许嫁的缘由,自己只是个低人一等的侍女,自然不敢问,只猜或许是老爷哪儿有了变故。


       但直到第二日,湘子才知道小姐要嫁给王永才竟是她自己提的,祁员外和她大吵一架,还扇了平日疼爱无比的女儿一巴掌,砸了一套上好的白瓷饮杯,接着跌回红木椅上不住地呼气。

       祁清山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父亲,除去反复申明自己是真心要嫁去王家,再不发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时湘子看她的神情,忽然觉得有些熟悉,细想不起来,给祁清山收拾洗净的衣服时蓦然一通——几日前宫里来人送六皇子裘靖与的喜帖时,小姐亦是这样的表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她懂了。






    祁员外到底拧不过女儿,怒不可遏地关了她三天后,还是无可奈何地同意了祁清山的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后,祁清山露出个笑来,只是喜的冰凉,不入心底。


        她从前是朵花,娇生惯养,遇见裘靖与,却蜕化成根须腾盘的参天树,以为自己自然的心坚如铁,可为爱人做人间万事,直到他冷淡决绝地抽身离开,才知道自己只是一株无根草,那六皇子是阳光,离了他,便只有亡路一条。

        草草嫁人,不过是为了父母,自己是长女,如何肩上责任不可扔,那是她的枷锁,在拿刀片抵上腕时,双亲的面孔便绑住了她纤细无力的手。

       嫁谁不同呢?王永才还有钱呢,若是容貌不毁,日子应也不会难过。




 
      祁清山的大喜之日在六皇子前一日,那日宾客盈门。


  
        女人一生,大多只有一个大喜之夜,红烛摇曳,凤冠喜袍。

       只是不一定开心。


       祁清山喜帕掩面,端坐在婚床边,夜里天寒,她身子又弱,屋里还没有生暖炉,喜袍厚重,浸了汗水,更变的冰凉。

       于是她又开始抖。


      木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,有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 结局是早已预料到的,但依旧不忍泪水满眸。祁清山努力抑制它落下,总还是有几颗滚出来顺着面颊淌下,最后进了衣裳领口里,再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 来人不语,走到她面前,却未猴急地掀起盖头,而是定住,沉默。


       终于开口:“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字,却像是巨锤,打在祁清山心里那个稀碎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扯下喜帕,看向来人,果然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 裘靖与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祁清山感到自己声音在颤,变得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裘靖与冲她一笑,道:“抢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夫人呢?”
 
       “眼前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六皇子一挑眉,直接将她拦腰抱起,从一旁的窗户一跃而下,祁清山还没缓来神,缩在他怀里,发愣,泪珠还挂在眼角。

         今夜月色美如霜。


       



     



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伊人梦断何方。



        【完】











ps:怕不懂,解释一下,be转he转be,纠结了很久,最后感觉HE还是太突兀了,最后一句话意思是表明抢婚这只是梦而已,实在要he的就当没看到好了orz

哈……都是心头挚爱啊

同列:

…………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


倒地死亡。
来源:@ChrisPine图片资讯

楼诚就是CP中的大学霸Σ(`д′*ノ)ノ

我已经没脸粉楼诚了qwq

不好好练字粉什么楼诚:

抱歉占tag,三个事








首先,为了管理方便,练字群的主页君转战这个子博了,今后相关的发布都会在这里进行,大家投稿也请戳给这里ww




其次,由于最近进群人员比较多,为了方便打卡检查,群内正在整理人员,暂时闭群三天,请大家谅解




最后,主页君今天发现楼诚是一个太魔性的CP,原因如下:




楼诚练字交流群:534436902




楼诚读书交流群:387458081




楼诚外语学习群:241602822




楼诚橡皮章交流群:538043127




楼诚美妆交流群:186146543




楼诚战拖码字群: 488418047




楼诚绘画交流群:262550005




楼诚广播剧交流群:538068135




楼诚美食健身群:187070679








然后群内群共享的画风都是酱婶儿的……















啥都不说了主页君学习去了,再游手好闲下去没脸粉楼诚了